沧沧澜澜

在北极圈的中心呼唤粮

夜(141only)

新人又来了……继续

上篇见前。这是第二部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

手指仍无助地摸索着,刮擦着棺材板,木屑嵌到指缝里,麻绳在不断挣扎的身体上越勒越紧。但他的身体不会有事的,他知道,高强度的训练让男孩的身体无比坚强。

他不害怕,他从一出生就被训练精于此道。他与刀枪一起长大,他曾无数次地面对死亡的威胁。比起在他9岁时母亲把他扔进去的水牢,棺材的密闭不过是小菜一碟。

他只是担心格雷森。

他现在怎么样了?达米安不敢想象格雷森的现状。达米安觉得只要格雷森有一点点闪失他就要发疯。达米安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,如果他看到格雷森——

他必须要去救他,他一定会去救他。但他现在却被困在这黑暗密闭的地方动弹不得。

 

“啧”达米安郁闷地想。这一切都反过来了。本该是自己去救那傻瓜,结果自己反而沦落到要被傻瓜救的地步。真是太逊了。

就像那一次。在母亲重塑了他的脊椎后,他不得不坐在轮椅上等待复原。一次袭击中他从空中坠落,而他无法动弹,他一度以为自己将性命不保。

直到他接住他,将他搂在怀里。

漆黑的面罩下男人微笑:“没有我,你可怎么办?”

该死,达米安一想到这件事就生闷气。那家伙笑得那么灿烂,仿佛他真是来拯救他的。

但是……那个人的臂弯又是那么温暖,有力。达米安记得那时他被格雷森抱着的滋味,温暖的感觉从对方手臂上源源不断地传来。黑暗的夜空下格雷森带着他飞过一座座高楼。凌晨寒冷的夜风吹来,吹过他的小麦色肌肤与桀骜的黑色短发。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格雷森的手。

不知为何,他有时会觉得,那是自己最喜欢的一次飞行

 

 

他们降落在一座大厦的另一边,格雷森轻轻地将他放下。男人湛蓝色的眼睛关切地看着他。“你的背怎么样?还疼吗?”

“……切,没事。不过是有点酸。你关心这个干吗?是你这个傻瓜把那鬼东西放出来的。现在好了,他袭击了我们。我的脊柱还没愈合,我和潘尼沃斯还活着就算走运。”达米安不满地嘟囔。却不知为何心中窃喜。

“是我的错,对不起。”格雷森突然走上前来,紧紧抱住了他。

“?!你,你干什么?!”达米安一惊,想要挣脱他的怀抱,却让他越抱越紧。

“对不起,达米安。是我放出了那个怪物。是我让你身处险境。对不起,这都是我的错。”迪克松开了他,星空般美丽的蓝眼睛温柔地看着他,白皙修长的手轻柔的抚摸过他的发丝。“达米安,我很担心你。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……我绝不会原谅——”

“好了好了,你别说了。我知道了。还不快去揍那混蛋一顿给我报仇。”达米安推开迪克。这个男人腻歪起来简直让人有点难以接受。他厌烦地躲开,手却不知怎的仍牵着迪克。

迪克笑了笑,明媚的笑容似乎要把夜空都照亮。“待着别动,我走了。别跳来跳去的,这对你的身体只会是进一步伤害。你该庆幸你还能走路。我可不想以后每天都得照看一个残废。”

男人松开了他的手,带着最后一丝温暖,消失在茫茫夜空里。

 

 

 

4

仍旧是黑暗。

达米安从回忆中惊醒,他还在小丑的棺材里。处境没有丝毫改善。

他叹了口气。看了只有观望小丑的行动了。毕竟小丑绝不是那种会把他关到发烂的人。他一定会带他出去。只要他能出去,他就能有所行动,他就能救格雷森了。

现在他只有等待。

黑暗狭小的空间里,等待让粘稠的睡意袭来。达米安摇摇头想驱走睡意,却越陷越深……

 

达米安发现自己脸朝下躺在一片血污中。血从他子弹打伤的伤口上汩汩流出。他的身体没有知觉,他感觉不到疼。

格雷森附身在他身边,他的手紧紧地拉着自己的手。他在呼喊着什么。

“达米安,疼吗?达米安?你感觉怎么样?达米安!”

“我感觉不到疼。”他冷静地回答。显然脊柱已经断裂。这么多的出血量,他知道自己很难挺到救护车来的时候。

“达米安……”他听到男人的声音。那么焦急,那么悲伤,那么心碎。这可真可笑。他有什么好难过的。达米安在心里想。被近距离击中5枪倒在血泊里的可是我啊。

温热的血还在流出,达米安体内的温度在一点点地丧失。地面冰冷。状况非常糟糕,他却动弹不得。达米安所能做的就是紧紧握着迪克的手。

他感觉到迪克抛开自己,去向一旁的托德吼着什么。他们争吵着什么。警长来了,他们带走了托德。格雷森还在怒吼着。他朝托德扑了上去。不,别离开我,不,格雷森。

头顶上响起直升机的轰鸣声。是谁?

一双温暖的手重新回到他身边,轻轻地托起他,让他慢慢地靠在一个人温暖坚实的肩膀上。达米安抬起头,对上一双掩盖在黑色面具下温柔深邃的眼。

“你妈妈的空降救援队来了,你很快就能得到救助了……你确定不需要止疼药?”

是母亲。他无暇顾及为何母亲会出现。但是等等,母亲要把他带走了?从他们身边,从这个人身边……

“不,我不需要。我说过我感觉不到疼。”

迪克横抱起他,将他轻轻地送上担架。他动作那么轻柔,仿佛对待易碎的珍宝。

“你会好起来的。听着,罗宾,达米安。你是个坚强的孩子,不是吗?”迪克的声音低沉而坚定,好像他已认定了绝不会更改的现实。

“……我会的。”达米安轻声说。

 


达米安坐在轮椅上,缓缓经过刺客联盟堡垒的长廊。他还有些不太适应新脊柱。窗外满山秋景,落叶纷飞

“……你真的这么想?”塔利亚·奥·古端坐于她的王座上,看着她的儿子。

“是的,母亲。我已经决定了。”达米安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人,这个称作母亲的人。

“长久以来,你只有我。只有我给你关心爱护……我曾信任你。”塔利亚缓缓地开口。“如今你却想离我远去……唉,达米安,回来吧。我知道什么对你最好。那不过是幻觉。”

“……母亲,在我成长的时候,我很少见到您。只是凭借您的名声了解您。母亲,您和我的亲近未免来的晚了些。”达米安平静地说。

“他们用虚情假意把你变成了这样,你还不明白吗?他们满嘴谎言。你真相信这些犯罪打击者相信你?他们不过是利用你”

“不。母亲。事实并非如此。”达米安想到父亲沉静眼神下的关切与期望,想到阿尔佛雷德慈祥的微笑……想到格雷森温柔如水的眸子里闪烁着的某些令他着迷的东西,他温暖有力的臂膀。“我能辨别是非。”

“你看看你,”塔利亚走上前来,“天天跟马戏团白痴待在一起把你变成了什么样!那个前任神奇小子根本无法继承你父亲的衣钵——”

“您错了,”达米安辩解。他不愿听到有人这样说他。“迪克格雷森是——”

是什么?达米安愣住了。他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。格雷森是搭档,是同伴,是导师,是朋友……那个人,那个总是带着风趣微笑的人,是他的长兄,他的哥哥。他最钦佩与爱戴的哥哥。

除此之外?除此之外,他还是——或者说,他期望他能是……

“该听妈妈的命令了,结束那些无理取闹吧。”塔利亚自顾自地说,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失神。

“我不会成为您对付他们的武器的。”达米安回过神来,最终说到。

5

“理查德·格雷森……”微弱的光线穿过棺材缝隙透进来,“格雷森,格雷森——格雷森——”

双唇微张,舌头半卷,他轻声重复着那个音节。仿佛某种魔咒。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。黑暗的木板包围下,那个人听不到啊——

他听不到的。

他只是想重复那个名字。

他无法控制自己。狭窄的空间,密闭的木板,潮湿与腐朽的味道,木板紧贴着他,越靠越近了——一个城市因为他陷入暴乱——小丑在狂笑——格雷森还在危险之中——他第一次觉得这样无助。

无助,不受控制。让他想起曾今——

 

 

长剑离迪克的头只有几厘米。

迪克不见了,他在调查韦恩庄园时落入陷阱。但如果不是这样,他可能早已死于剑下。

死于达米安的剑下。

达米安惊慌失措地逃出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他的身体有点不对劲,他知道是母亲做的手脚,在他的新脊柱上。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格雷森。

离开他,离得远远的。他才不会受自己的伤害。

他知道他不该这样——是他的愤怒触发了机制,塔利亚由此控制他。

他不该生气,可他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

“不,估计不行。达米安,我们不能再当蝙蝠侠与罗宾了。”

迪克随口说。

“相比布鲁斯的复生,这个代价不算什么。”他轻松地说,“毕竟我还可以回去当夜翼。”迪克语调轻快,就像宣布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。

“……你知道我为了今天都放弃了什么吗?”达米安低声说。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他根本不在乎,不在乎他们的合作,不在乎……他。

他怎么能这样说?那么轻松?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?

在每一个不眠的夜晚,他在他身边翱翔过整座城市,男人快乐地凑到他身边耳语。

“这座城市是我们的了。”

在每一次激烈的战斗,他在他身边出击,他们肩并着肩,呼吸相错。流出的血相互交织。

“罗宾,这个交给你了!”

 

达米安记得在一次夜巡完成后,他在他身边穿过夜空回到庄园,凌晨的露水渐渐氤氲,沉默横贯在两个疲惫的躯体间。

他转过头来看着他,碧蓝的眼睛掩映在凌晨几点闪烁的晨星中。

他仿佛有话要跟他说。

是什么呢?达米安不禁猜想。

——你今天表现得真不错。

——我真为你骄傲。

——刚才那一下你还可以做得更好。

——我们白天去市里买点甜点吃吧——

这些他都没有说。

他只是看着他,静静地看着他。

有些情绪从迪克眼底闪过,达米安无法判断。

达米安定住了,他也看着他。某种氛围在蔓延。他不知道这是否是对的。

蓝眼睛看着绿眼睛。

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,他们就这么看着对方。晨星渐渐退去,夜虫的鸣叫不停,远方的天空开始泛出鱼肚白。天就要亮了。

稍后,蓝色的眼睛闪开了。迪克收回目光。一切回归正常。

 

后来达米安有时会想问格雷森,那天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呢?

他终究没有问出口。

他也没有回答他。

 

在这些都发生了后,现在他来告诉他他不再需要当蝙蝠侠与罗宾了。

他不再需要他了。

 

“……这没那么简单。”达米安轻声说。某种情绪在沸腾。

他们称其为愤怒。

 

 

 

 

他跑出大宅,跑过小径,跑过墓园。他跑过他们一起看电影的客厅,格雷森曾在沙发上自顾自地揉乱他的头发;跑过他们曾交谈的长廊,那时格雷森站在那里,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户洒进来,他仿佛是沐浴于阳光中的神明。

“达米安,我很担心你。”青年伸出了手,目光关切。“自从布鲁斯死后,你就变得有点危险了。”“过来吧,我们会是好搭档的。”迪克无视了他不屑的态度,仍旧温柔地说。“你需要一个家。”

跑过草坪时他摔了一跤,他想起有人曾坚持牵着自己的手,把自己拽到这儿。那时哥谭少有的阳光正好,葱绿的青草散发着露水与泥土的芳香。

“你该有放松的时间。”那个阳光大傻瓜坚持说,“你不能总是工作。这会伤害你的身体的。来,让我们玩一局!”

“什么——”达米安厌烦地挥开那个家伙扔来的球,却一个不小心仰面摔倒在草地上。

“达米安——!”迪克紧张地喊。而后又被达米安滑稽的样子弄得哈哈大笑。

“这有什么好笑的!——”达米安愤怒地叫喊。

但男人嘴角的笑意完全没有散去的意思,他在绿叶与阳光的气息的另一头冲他微笑。

“达米安啊达米安,你真是个可爱的孩子。”

 

他跑进墓地,这里不会有人。达米安稍稍喘了口气。他不会在这儿——

 

“不,不!天啊!不要是这时候!”达米安看到自己的兄弟衣冠不整地从墓穴旁的暗门爬出来,他显然是经历了一场恶斗。

“不,求求您!母亲!”达米安手中的铁锹毫不留情地挥下。

他看到那个男人惊恐的面孔。

 

 

 

6

【“你母亲怎么能这么做!”

“格雷森,先等等,你的伤——”】

 

他感觉到棺材的缝隙被慢慢扩大,伴着吱呀吱呀的响声,尘土与光线一同钻进来。

 

【“……我母亲会杀了你的。”

“尽管试试。”】

 

木板被完全打开,突如其来的明亮光线刺地他睁不开眼。今夜的月光也很明亮,一如他初次遇到某个总是穿着蓝鸟紧身衣的傻瓜的夜晚。

 

【“这些机器可能会烧坏他的神经系统!这也太过分了,塔利亚!”

“……”】

 

小丑将他从棺材中拉出来,腥臭的牙齿在他耳边开合。

“小子,准备好去赴宴了吗?哈哈哈……”

 

【“没有达米安,我不会走的。”

“……”】

 

他在小丑的拖拽下跌跌撞撞地前行。

“……准备好兄弟团聚啦?那就去吧!你那亲爱的小哥哥想必已经准备好了?哈哈哈哈哈”

 

【“……要是没了我,你可怎么办?”】

 

“……黑夜深沉,刀锋尖利啊……你明白吗?你那小哥哥仿佛已经等不急了……唉,他多么爱你啊……”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达米安站直了,望着远方天边的一线白光。

 

夜晚就要结束。

the 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结束……第一次写。写的不好那是肯定的……总之求评论求指点。

大概就是各种回忆相互交叉吧……有点混乱Orz。结尾那段大家看懂了吗?被小丑绑着的现实与达米安回忆迪克的话相交叉。总之还要结合原漫画看……

改了一点原著台词……所以有什么OOC都是我的

出现任何不适的观感也是我的……

……怎么觉得莫名写出了虐的感觉……?

总之,看到这里的亲,依然非常感谢!!!!

 


夜(141 only)

大家好……这里是一枚新人小白~第一次写同人文有点紧张……这也是第一次用Lofter……算是自产自销的腿肉……?

接蝙蝠侠与罗宾V1,大概是布鲁斯韦恩归来时的故事。不记得原著剧情了也不要紧,我大致介绍了一下吧。

大概就是原著的故事加上一点改写与脑洞什么的……

主要是大米在密闭空间里的回忆,互动好像也不多……

一天搞完的也没怎么查……

Orz感觉好没脸

所以,新人、处女作、原著为主的短篇呃呃呃呃

还有人看吗QAQ

分级:G 算亲情向我觉得都行

配对:dickdamidick 作者自己偏14啦,不过也看不出来什么攻受的感觉

……看到这里的亲非常感谢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黑暗。

达米安躺在破旧的棺材里面,狭窄的空间压迫着他。四周一片漆黑。

鼻腔里充斥着木屑腐烂潮湿的气息,达米安大口呼吸着。咒骂怒吼了太长时间,嗓子里还是火烧火燎地疼。

毒素在身体内蔓延,他止不住地颤抖,痉挛,浑身乏力。

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儿呆了多久,他只知道他现在绝无逃出的可能。被绑着,被下了毒,小丑还在附近狂笑。糟糕的境地。

但他……他必须努力。他必须。那个人,那个人还在他们手里。万一,要是……不,他不能这么想。

他不能想他,他必须要争取机会逃出来。就算没有希望。

像是听见了他的心声,小丑凑上前来。隔着棺材板,小丑的尖利的笑声钻入他的耳朵。

“嘿,小子。瞧瞧你这只可怜的小小鸟。你在生气吗?开心点,孩子。这么难过可是长不大的呦~孩子。”

“……闭嘴。”孩子,这是个让他心痛的词。孩子孩子,那个人总是这么说,尽管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。他能想象到那个人说这个词时嘴角的微笑。那么温柔,温柔地让他的怒火无处可施。

他总是这样,他总是能让他无计可施。

 

 

小丑依旧不急不徐地哼着歌“我简直要为他可怜了……那个小神奇小子……唉,你说你胜似亲人的哥哥知道你在这儿该多着急啊……诶,没办法呀~小孩子不该在晚上跑来跑去的嘛。”

 “你给我闭嘴。“达米安低声怒吼。这是他的错,达米安知道。这都是他的错。他不该独自对付小丑。如果不是他,或许那个人就不会——

 “所以现在我们的神奇小子在哪儿呢?我看看……哈!他来了!他来救他的宝贝弟弟了!蝙蝠侠为了罗宾听从小丑的调遣!哈哈,绝无仅有的笑话啊!可他现在在哪儿呢?他怎么还没有来呢?他是不是遇到什么小麻烦了?”小丑从他高亢的表演中回来,凑近达米安。“嘿,小子。你着不着急?”

 “我说了你给我闭嘴!”达米安的声音陡然提高。他没有办法不去想。他回想起那个人与小丑通话时的声音。他听起来是那么焦急,他多想呼唤他啊,让他不要担心,但他那时被封住了嘴,倒吊在房梁上,只能愤怒地闷哼。

 “哦,我明白了!他在这儿呐!他被黑面具抓住了!嘿嘿嘿,小子。这可就令人发笑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世界上最早的神奇小子(那个窃取了我亲爱的蝙蝠侠名号的人)被某个大坏蛋抓住了!他正与黑面具办着盛大的庆典呢~说不定他正享受着黑面具的丰盛招待?枪子与刀子,我猜吧。说不定他正怨念着他亲爱的弟弟为什么没有来陪他?还真是个精彩的演出啊!你说呢?”

 “……”要冷静,达米安告诉自己。积蓄力量,他一定会有办法逃出去的。然后再去——不要听小丑的疯话,小丑只是个疯子,那个人,格雷森,他会没事的。他必须没事。

 “不过放心,我怎么会让你们分开呢?活力双雄应该在一起不是吗?你们会在一起的……在黑暗的墓穴里……在地底相拥起舞吧……可怜了我与我亲爱的蝙蝠侠哦……我们总不能在一起……”

 

小丑的声音渐渐远去,他离开了这个房间。必须抓紧时间,必须努力。达米安用颤抖的手指在黑暗中摸索着。可恶!他能解开这个绳结,但以仅存的力气,他动不了。在这狭小的空间里,他也无法活动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先放一点点Orz